從好友方儉處尋的1957年美軍情報官何普先生在天母陽明山一帶



拍攝的梯田照片.是不是很美.....






野蔓園(轉載自丁凡體驗感想http://balas.typepad.com/)
在天母和陽明山之間、有個地方叫半嶺。半嶺山上有個野蔓園、裡頭有個人叫唐亞曼。亞曼在那邊作樸門農業(permaculture)、有許多農家體驗活動、例如插秧種稻、割稻、製作醬油、醃白菜、作酒作醋、作肥皂、作生物柴油....等等。
有意思的人、有意思的地方。很有生命能量。
亞曼眼神溫和穩定、可以看見人的心裡、卻也可以行走社會。
我可以看進人的心裡、卻不願意行走社會。所以、遇到亞曼這種人、心裡總有一絲縈繞不去的佩服、像交響樂中迴旋不已的低音大提琴。
能在社會行走卻不折價、甚且活得更扎實。多好!
昨天在野蔓園插秧種稻、柔軟的泥淹沒腳踝、日頭不烈、和風徐徐、眼裡看見一片都是綠、以至於身邊偶爾冒出來的雜音都無法挫折我的好心情。
我跟野蔓園擦身錯過無數次。一直收到他們的活動通知、每次說要去、每次都剛好有事情、一拖數年。亞曼問我從何處聽說野蔓園、我都因為年代久遠而忘記了。第一次聽說野蔓園、是盛磷提的嗎?不記得了。
確實知道的是、在牯嶺街幫藝貓擺攤的那次、是第一次實體遇見野蔓園。那天、趁著生意比較空閒、托別人顧攤、我去野逛、看到野蔓園也擺了攤便過去研究。結果顧攤的男人一見我便熱絡的叫我名字、一付跟我很熟的樣子。我心想、又來了、這是誰?我在哪裡認識的?快想快想!
一面故作鎮靜的說:啊、你也來擺攤啊?
聊了一陣子野蔓園、這人請我喝了醋、卻還是想不起來他是誰。
直到要說再見了、我的好奇心壓倒一切、終於問他:不好意思、請問我是在哪裡認識你的?
這人果然下巴掉下來、說:你已經忘啦?我們一起上課的呀。
還是想不起來、我只好再問:上什麼課?
你真的忘啦?植物染啊!在貓空啊!
喔~!終於記起來了!走自然生活路線的那位家庭主夫、孩子年紀挺小的。
我留了連絡資料、說一定會去參加活動。
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。
話說得遠了。總之、我要說的只是、因緣俱足時、事情就會發生。這麼多年後、我終於到了亞曼的野蔓園、並且喜歡。
創作者介紹

野蔓園香草 Yamana Garden Herbs

野蔓園香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